Category: Template Private Cat 2

病港外傳 ‧ 聖誕特別篇

某年聖誕夜,一個普天同慶的節日。 大本營仍然是那個節目繁多的倖存區。中央廣場的大營火象徵居民永不熄滅的心靈,暖烘烘的保護住他們渡過每個冷冷夜。 這是老賢離去的第五個年頭,早有些人已遺忘,亦有些人不忘。此刻的少佐,他站於天台之上目對整片夜空,他記起以往的聖誕夜,老賢總會派發一顆糖果給大家,而這顆糖果如今仍在他掌心中,未曾忘記過。 眼見倖存區已渡過最艱辛的日子,這些年開始穩定下來,他決定了要派發禮物。 「你真係似佢,總係鐘意企喺天台。」夏晴靜默無聲地,出現在少佐後方。 「咁睇嚟,你都俾佢嘅習慣影響。」少佐黯然一笑。 「大本營能夠維持到宜家,都有乃佢兩個……同無數付出生命嘅前線人員。」 「唔係回憶嘅時候。」少佐拉一拉高貝雷帽,轉身面向她:「你覺得大本營嘅居民,需要咩禮物?」 「需要嘅禮物?對我而言,每年宜日有一份大餐已經好滿足。」夏晴眼珠溜向地上,轉念一想:「再唔係,學老賢派糖?」 「我都係問下我嘅財政助理比較好。」少佐拿出無線電對講機,發出喊話:「愛紗喺唔喺到?或者相對無咁可靠嘅王達尼。」 「喂?」 「係?」 兩人同時回應少佐。 無線電對講機能在一定距離內作出遠程溝通,但基於電子零件的珍貴程度,大本營內只有幹部級成員能夠配備。 「你兩個,做緊啲乜?有冇時間。」少佐直接問。 「我喺廚房整緊聖誕大餐,我諗應該無咩時間。」愛紗回覆。 「我準備去艾寶琳一趟,嗰到有節日氣氛啲!」可以聽到王達尼正準備打開污渠蓋子的聲音。 「等陣,你順便去幫我大手掃入一批禮物返嚟。」少佐下達指示。 「咁…突然!?你預算幾多?想要咩類型?」王達尼愕然一下。 「宜種事,你自然有主意,信得過你,交俾你達尼。」少佐關掉對講機,不讓他拒絕這趟差事。 「哈哈,你成日都迫佢做嘢。」夏晴輕輕一笑。 「畢竟,佢有頭腦又有行動力。」 就當夏晴想回答時,她的表情和目光都移到天空去:「少…少佐……嗰個……」她驚訝得無法說出完整的句子。 「嗯?」少佐轉身一望。 他發現天空上有輛鹿車飛過,但在皎月的照目下,不難看出那些所謂的鹿是舌女,而聖誕老人是隻穿有紅通通厚衣的病腦。 帶他們飛往天上的,則是數十隻抓緊鹿車的病翼。 十小時前。 遠在港島區的海洋公園。 從前快樂滿載、喜氣洋洋的樂園,早已變為萬賴俱寂,毫無生氣的地方。某個黑袍賢者,緩緩推開了入口生鏽的閘門。 他細步進入,這個靜得可怕的地方。 惜日的建築及遊樂設施,都是乾掉的血跡。 奇怪地,當他走到某個範圍後,樂園恭迎來賓的音樂奏起。平日用作播放背景音樂的喇叭,如今播放著一些沙啞、斷續的詭異音樂,就像十九世紀的馬戲團一樣。 「睇嚟我嘅跟蹤無白費,宜到的確存在住一隻……」黑袍賢者的目光,盯向正在旋轉的木馬:「病腦。」 黑袍賢者脫下鳥嘴面具,輕輕一嗅樂園裡的空氣:「已經入咗病窩。」因為空氣裡,滿是孢菌的霉味。 這名黑袍賢者,正是M。 在Dr.D沒再窺視大本營及有線索得知其早已離開將軍澳區一帶後,M就開始繼續追尋他的蹤影,來到港島區。 在這片香港三大地域之一的土地上,他除了發現新品種的病者外,更得悉香港還有其他倖存區的事情,比艾寶琳人口大上足足十倍。 如今,他為了追尋Dr.D,而不斷在附近調查。 他知道,要是那個間接把自己變成怪物的傢伙仍存在於世上,人類的危險就一天都不會消除。 因為Dr.D是個比病者更恐怖,更瘋狂的存在。 「嘎嘎…」某隻身穿海獅布偶服的站立型病者,在樂園中漫無目的地徘徊。 「嗖──!」M右手運勁,整隻手瞬間暴露出駭人的筋紋,並強而有力地往布偶頭套上一抓! 頭套撕裂成碎,頭套內的真身亦現身了──大眼。 「咁好閒情幫病者著衫,除咗病腦仲有邊個會咁做。」如M所料,這座海洋公園早被某隻病腦所佔據。 直至跟隨瑣碎的聲音,進入到小丑過山車入口後,他才看見事情的一切真相。 一隻身穿聖誕老人衣服的病腦,把過山車拆了下來,並正在改造它。在M進入後,原本正忙著扭螺絲的病腦停下手腳,緩緩轉身望向了後方。 兩者就這麼對視著,沒有輕舉妄動。 「可以溝通?」良久,M才發聲。 「可…可…」他發出沙啞的說話聲,喉嚨像乾死的人一樣。 「厲害,又一隻識講人話嘅病腦。」M不意外,因為這世界好歹也運作了七年,仍存在高智商病腦多少也會一點人類語言。 「所以,你原本諗住做一個聖誕老人?」MM望他一身打扮及那過山車改造的鹿車。 「是…」他低頭吐出一隻字,看上去好辛苦。 「你生前應該係海洋公園嘅高智商職員?哈哈,講笑。」M收起看似善意的虛假笑容,問:「你有冇見過一個白頭髮、一身凱甲肌、身上總爬住一、兩隻蠹魚嘅病者。」 病腦陷入深度回想:「有……」 「知道佢最後去向?」

Continue reading

外傳

──限定外傳 ‧ 艾寶琳審判者── 世上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傳說。 其中,艾寶琳就流傳住一個。 在大本營之戰剛結束的那幾年,黑色賢者仍未從海底復甦,將軍澳區的安危仍處於一個不明朗階段。 倖存區滿是傷患、建築物受破壞、物資極度缺乏,所以有句說話是,正在戰爭的國會擁有無限資源抗敵,但戰爭之後如果沒能獲得相等的回報,還得是得獨自承受之後的支出。 鑑於大本營為對抗病者的第一陣線,又經常人才輩出,艾寶琳和康城倖存區都略盡綿力支援大本營的戰後復甦。 當時仍披著銘凱身軀的DR.D,有想過趁虛而入,把大本營所有居民吸盡殺絕,但是他很快就打消這個念頭。 先不說少佐拿著棒球棍,二十四小時不眠不休的站在廣場中央指揮。另一個長時間流連在大本營的舊熟人,更是讓他不敢現身。 那個人,正是DR.D過去的助手之一…… 「師傅,你點解又喺到?」公仔正急腳步向他。 「無事,都係得閒嚟坐下,你呢?」滿天經常帶住一個箱型東西。 「大本營日日都陷入緊危機,當然嚟幫下手。」 「你可以點幫手?」 「至少,可以幫下佢哋巡邏。」公仔答。 「娃娃呢?」 「喺艾寶琳擺賣緊。」 「艾寶琳……艾寶琳……」DR.D像被觸發靈感一樣,不斷舔著嘴角、不斷說出同一個地名:「艾寶琳……無錯……就係艾寶琳……嘿嘻嘻,可能我對大本營太耿耿於懷,又或者太念念不忘……我都一直忘記咗,除咗大本營之外仲有其他倖存區。」 於是,DR.D就以那飛快的腳步,快速奔馳越過死亡之路,來到艾寶琳國境之前。 待DR.D望見戶戶燈火的艾寶琳後,他又不斷舔起嘴角:「多人到我已經饑餓難耐……嘿嘻。」 DR.D憑著本體矯健的身手,越過了邊境的障礙,並在兩名艾寶琳士兵將要發現之際,從兩腕之間噴出兩隻蠹魚,分別把他們腦髓給吞食了。 「噹噹噹噹噹──」街邊市集的檔主,敲起響鑼。 「埋嚟睇啊喂!」、「大平賣、大平賣啊!」、「各位唔好走寶啦!」、「新奇又有趣,過嚟唔買都睇下喇喂!」 DR.D在茫茫人海的夜市遊逛,瘋狂的眼神從每個人身上掠過,一幻想到熱熱鬧鬧的夜市變得跟大本營一團糟的光景,他嘴角就不禁露出一抹邪笑。 突然,艾寶琳的居民抬起頭來,不知倒數著什麼。 「十、九、八、七!」 「雖然唔知數緊乜,但索性變成你哋嘅死亡倒數嘿。」DR.D閉住眼睛、留在原地,等待眾人倒數結束。 「四、三、二、一!」DR.D猛然睜開眼睛,準備就緒要在夜市大開殺界。 「嘭────!」天上一聲巨響,寶琳地鐵站上蓋射出了一枚煙花。 每年艾寶琳的建國日,皇室都會發射一枚煙花,所以就算艾寶琳居民當晚多忙,到了至定的八時正,始終會抬頭倒數,望那煙花的到來。 在艾寶琳人的眼中,那是代表人類璀璨的希望,證明人類這一年還活著的證明。 如今在DR.D眼中,卻猶如明燈點亮他的思緒。 「只要吞食國王,控制佢身體,艾寶琳所有國民就等同我嘅食物,我何必喺到動武?」DR.D暫時抑壓自己吸食的慾望,轉為前往艾寶琳皇宮。 要潛入艾寶琳皇宮可謂十分之困難,士兵森嚴不用話下,裡頭的路更猶如迷宮,國王所在只有親信知道,但對於DR.D而言,只要兩、三下手勢,就能夠瓦解森嚴的守衛,靠的僅僅是一條蠹魚。 DR.D躲藏在一角盤坐,先從手腕分裂出一隻蠹魚,再控制牠爬上城牆,偷偷溜入嚴密的城艾氏皇宮中。 牠盡量控制蠹魚由天花爬行,以防人類的水平視線發現。 對於其他人來說,要找出一個完美的方法進入皇宮,可能要計劃足足三日三夜,不過思路清晰的他僅僅需要半小時,就將整個皇宮地圖記入腦中,並從中想出一個完美方法潛入。 他先是控制蠹魚將坐在休息房玩女人的將軍控制,蠹魚極速鑽入將軍的口腔和腦袋,只需要七秒左右的時間。 「將、將軍!!?」剛才和將軍大戰的女人,驚慌得從床上摔下。 「嗄啊啊啊──」將軍在床上不斷抽搐、吐泡。 待他雙眼反白時,就意味住DR.D經已全決控制住將軍的軀殼。 見將軍的顫抖稍為停下,女人小聲地問:「將軍你無事啊嘛……」 DR.D遠程控制將軍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那女的殺害,免得走甩風聲。 兩隻粗獷有力的手,緊緊捏在剛才水乳交融的女人脖子上。 「嗄啊……」那女的很快斷氣。 滅口之後,將軍行出皇宮走廊,去到DR.D不久前計劃好的預定潛入路線,用手勢命令在該處看守的士兵退下。 「將軍!」看守皇宮十字廊的四名禁軍,見到將軍馬上敬禮。 DR.D則控制將軍擺出退下的手勢,禁軍一開始並不明白,但在他們問出是否要撤退時,DR.D控制他點頭,禁軍們就聽命離開去。 用同一個方法,花了大約一個小時左右,DR.D就為自己的完美路線,清空會遇到的一切障礙。 當一切解決後,他就控制將軍把自己的頭頸骨自行用力扭斷。 「咔噠」一聲,DR.D的視覺回到本體身上。 「搞掂。」DR.D露出邪氣的笑容。 笑畢,DR.D敏捷地爬上城牆,越過無人看守的路線,俯低身體向前疾奔,像個快速的忍者,一心只想到達皇室最內部,暗殺國王並且取代他! 可是,世事總難料。

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