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6

10 comments

水凶獸凶煞地凝視我們,似要把我們拖進底下那水地獄。

「嗚嗷!!!」水凶獸舉起左掌,朝我和馬日里拍去。

水花激起,浪沬四濺。

「呯──」

我和馬日里各往一側閃避,躲過水凶獸一擊必殺的拍打,沙子上更殘留深深的掌印。水凶獸右手又往沙灘一掃,像抹檯那樣想把微如細菌的我們清除掉,但又被看準時機的我們跳起躲過了。

接連兩次攻擊失敗,是時候換我們進攻。

我躲開掃擊著地當下,立馬拔出鯨牙大劍,衝到水凶獸面前斬擊!牠那鮮艷紅目,似血欲滴,眼瞪瞪的看著自己身上被砍一刀。

鯨牙大劍一刀砍落凶獸堅韌的皮甲上,雖能劃出一記刀割破痕,但未能造成深入骨肉的傷害,對水凶獸來說應該是不痛不癢。

我旋即扭轉身子,使出直迴旋揮砍,向同一位置攻擊,其湛藍水色的皮甲瞬即傳出破裂聲音。

「嘎嘎吼!!!」水凶獸極度憤怒,雙掌意圖把我抓住。

馬日里使用炸裂鏢繩擲到水凶獸手腕,成功制止其左手擒拿,右手則被我以劍技制止,一刀砍破水凶獸的掌心,讓牠綻開掌肉。

「吼嘎嘎!!!」水凶獸把頭浸入水中,隨即傳出吸吮聲音。

水凶獸頭部成為了旋渦的中心,大量海水被牠吸入,我知道牠即將要做什麼……

「匿埋!」我向後逃跑,尋找掩藏之物:「佢準備射出水刀!」

一早在道路上的韓素女士和淼三仙,回頭找了間屋子躲進去便是,但我和馬日里跑上路面時,水凶獸經已抬起頭來,喉嚨發出近乎渦輪和加壓器的聲音,然後對準我們背部。

「呯呯!呯呯呯呯呯!」韓素女士回到屋中,握起西城薈帶來的步槍還擊。

這一槍著實救了我們一命,因為受到子彈射穿眼珠的水凶獸,一時間未能準確射出形同水柱的超高壓水刀,以致到水箭以音速的姿態射向我旁邊的兩層高的士多樓房。

屋子的混凝土與鋼筋如同泥土一般,被輕易地摧毀粉碎,我和馬日里一同望向那殺人水箭造成的破壞,它竟如同一道激光把直線內的事物全數貫穿。

水凶獸近身作戰能力,不如其餘三隻凶獸強大,沒有土凶獸的硬質疣贅防禦、沒有風凶獸的強風噴孔、沒有火凶獸身體熾熱的高溫,面對眼底下任何生物,僅可使用一雙拳頭捏殺眼前生物。

但牠擁有其他凶獸沒有的特性──遠程攻擊。

水凶獸體內結構不明,牠身體似乎能夠把海水進行超高壓縮的程序,其破壞力恐怖異常,幾乎能射穿任何材質,比起子彈還要無解,此乃牠最強的矛,亦是最強的盾,其射出的水箭至少擁有四百兆帕以上。

我和馬日里把握機會越過石澳停車場,回到這星期一直當作臨時居住地的屋子裡躲藏。

「顧問佢、佢會唔會追上嚟嫁……」淼三仙躲在餐桌下,語氣很慌。

「據我上次遇到佢嘅經驗,佢應該唔會上岸……但水箭射到幾遠,就唔知。」我話音剛落,一束水箭射破木門直穿客廳的混凝土牆。

我們緊閉呼吸,直至水箭停止。

馬日里偷偷探頭往窗外望:「佢亂咁射緊水箭……」

水凶獸並沒有上岸,但牠破壞欲極高,不停地往屋子前的石澳停車場一帶亂射,每輛車經過牠水箭洗禮後,都會立即報廢。

「嘎嗷──」水凶獸又低頭吸一大口海水,以掃射的方式朝眼前的房屋由左至右橫射。

「呯呯呯呯呯呯呯──」就像哥斯拉射出白熱光那樣,把樓房徹底摧殘。

我們四人一同躲到餐桌下,避過水箭的破壞之餘,更躲避因結構損毀而跌落的瓦礫。

最終,石澳沿岸一帶的房屋全數崩塌,我們也成功躲過一劫。

「啊……完咗?」淼三仙聽水箭聲沒有了。

「凶獸果然唔係我哋處理到。」馬日里說。

「我哋由見到佢嗰刻都只係匿埋緊,你真係有把握打低咁嘅怪物?」韓素女士問我。

「佢應該以為搞掂咗我哋……係時候。」我透過小隙縫望見海上的水凶獸,正欲轉身離開。

「係時候?」

「幫手挖開啲瓦礫。」我扒走天花跌落的碎石。

四個人八隻手,很快清出一條出去的路。

看著水凶獸經已轉身,想要潛回海中,我決定展開追擊。

「你哋返西城薈等我。」臨行前,我跟他們說。

「如果你死咗……」韓素女士是擔心我的安危麼。

「放心,我唔會死。」

說罷,我就跑到倉庫去。

幸好倉庫不是設立於沿岸位置,沒受水箭牽連。

幸好水凶獸的出現,使沙灘一帶都變成海的領域,我不用帶著沉重的水上電單車多跑一段路。

但見水凶獸即將沒入水底,我只好開聲把牠叫住。

「喂!」

只欠頭部尚未潛入的水凶獸,恍惚的停頓下來。

牠緩緩地轉頭,望向正把水上電單車搬出的我。

我正式騎上水上電單車,發動了其引擎,如果這時候引擎開不著就好笑了。

「轟……」一下震動,水上電單車充滿了魄力。

我一手握柄給油加速,一手拉著鯨牙大劍,把半邊劍身插入海水,借此增強大劍遇水犀利的威力。

大劍在海面上拉出一條水痕,就像深海真正的霸主鯨魚,親自迎戰闖入大自然裡的異物。

整個畫面就像單兵騎馬面對一隻龐然的怪物,水凶獸也不避不躲,就像看一隻螻蟻如何耍花樣。

到達水凶獸面前一刻,我急速扭轉方向,以免跟牠對撞,然後把蓄力已久的鯨牙大劍拉出水面,順勢砍到水凶獸的頭上!

一抹血液,急灑濺出!

成功。

水凶獸的臉龐,被我深入地劃了一刀。

我控制水上電單車到更出的海域,水凶獸的怒氣也像給重新激活一樣,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!!!

「嗷吼吼吼吼吼吼!!!!!」我明顯感受到水面在震動,海域變得風高浪急。

我只能在確切傷害到水凶獸後,才把牠引到摩星嶺那頭,因為不給凶獸吃點苦頭的話,牠並不會窮追猛打,只會繼續待在自己的領域。

風凶獸、土凶獸和水凶獸都如是,只有火凶獸不知什麼原因,主動到倖存區破壞。

受到傷害的水凶獸急速轉身,想揮臂把我從載具上打落,但我一直保持加速的關係,牠對我有影響的,僅僅是揮臂時造出的浪波。

現在海上全是驚濤駭浪,要在洶湧湍急的海上保持平衡,不跌落海中經已是件難事,更要躲避水凶獸的追擊,可謂百上加斤。

水凶獸以潛水的姿態,潛入到海底中。

為免被牠突襲,我保持騎著水上電單車移動,同時留意著海面的狀況,可是腳下無論變成怎樣,都不到我控制。

突然!一陣模糊的黑影在水上電單車下浮現……

我瞬間握緊手柄,並改變檔位把水上電單車速度提升到最高,隨時注意著左右兩面的情況……

「嗚嗚……」水凶獸倏地現身!

「噫!」我立即收緊了油速。

「吼!!!!!」水凶獸在我的正前方冒出水面,並舉起了手掌意圖把我拍死。

我迅即改變向方,用最大扭力朝右面避開。

「啪──!」水凶獸變成拍打水面。

水凶獸一掌激起浪花,亦為水上電單車帶來助力。

可是水凶獸的攻擊並未完結,牠繼續任意地揮舞雙手,要把我從水上電單車打落,可是每次都被我恰好避過,原因是我有預判到牠肌肉揮落的方向和自己避開的位置,會促使牠下一擊最大可能往哪裡揮打,從而作出閃避的判斷。

途中,最不明朗的因素可謂海上的波浪,有時一個巨浪掀過來,我只能咬緊牙關全力速過去,同時找空檔及機會向水凶獸發動攻擊。

可能我避開十次攻擊,都只能換到一次的攻擊機會。

但因為處於水上作戰狀態,鯨牙大劍幾乎分分秒秒都因為水性,而使得威力不斷加強。

如此一來,每當我成功砍到水凶獸一刀,就相等於我在陸地砍了牠數十刀。

10 留言 - “546”

    1. 之前係咪有提過火兇獸係天腦指揮去襲擊?
      但係經過白鯨瑪希合力擊殺 天腦就唔再主動出擊
      避免人類團結之餘 仲可以等人類自相殘殺
      唔肯定有冇記錯 有冇師兄記得?

      1. 唔係話掘左條路咩,我諗之後應該要由嗰條路引啲水入去
        就睇吓墨巴點寫

發表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