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8

21 comments

一上岸就給捕捉的韓湘,被帶到某個單位問話。

期間,韓湘有環顧周遭的人與物,發現康城這塊小小的寶地,發展程度跟港島區相差無幾,一些發電的設備都較為先進。大概是因為他們以南的將軍澳工業邨,有大量科技公司的關係,讓他們可以直接從下面獲取資源。

良久,有個戴眼鏡的斯文男士,走入到單位中。

「小姐,點稱呼?」

「Trista。」韓湘一直坐在椅上,一動不動。

「你份人向來好憂鬱同哀傷?你個名有依個含義。」這男士的學歷程度明顯不低。

「我開朗同健談。」韓湘說謊不眨眼。

「點解我感受唔到?」男士無奈一笑,坐在韓湘的對面:「神情同氣質依樣嘢,係呃唔到人,講返正題先……歡迎嚟到康城倖存區。」

「我嘅榮幸。」

「首先介紹自己先,我叫張獻忠。我唔知你嚟嘅目的、唔知你嘅背景、唔知你係個咩人,但我希望喺接下落嚟嘅環節,都會得到解答。」張獻忠說。

「你係專門負責審問外來者?」

「可以咁講,我哋盡量保持和平,就好似依家咁,唔需要存在任何大話,可以?」

翹腿的韓湘,寬容地點頭。

「好,咁我哋開始。」張獻忠倒杯水給她,並展開了詢問:「想問下,你係嚟自邊到、咩地方、嗰邊嘅環境係點?」

「港島區,有個叫夕鯨國嘅地方,由鰂魚涌延伸到西環一帶。」

「咁聽落,都幾多人。」

「人口保守估計,都有十萬以上。」

「有冇內亂、戰爭之類?行皇室帝制、獨裁統治定係民主路線。」

「類似聯邦嘅制度,各區有唔同嘅自治制度。」

「好,咁你呢?」張獻忠放下筆錄。

「我搵緊一個人,你哋可能認識佢。」

「係?」

「M。」

「M啊……」張獻忠似乎在尋思什麼。

「佢曾經同我講過,你哋倖存區嘅故事。」韓湘憶述海上飄流的日子。

「既然係咁,你可以講到少少出嚟?」

「康城以前係由兩個勢力分立管治。」

張獻忠站起來:「我搵另一個人,嚟同你傾傾。」

又過一小時,有個面容睿智,氣態沉穩的男性行入單位:「唔好意思,啱啱做完個手術,有少少遲。」

他髮中帶些少灰白,可能是經常用腦過度的結果。

「我係明雲,初次見面。」明雲伸出友誼之手。

等待多時的韓湘,伸手握住。

「我已經聽講過,你係認識M。」明雲坐下。

「嗯。」韓湘點頭。

「我都認識佢,但點樣證明到你,並唔係佢仇家?」

「你叫佢嚟,就一切都明白。」

「佢暫時離開咗,留低咗個同伴喺到俾我哋照顧。」明雲說。

「博海德?」

「你知佢個名?佢昏迷緊。」明雲望一下別處,說:「我諗,就應該係佢哋個熱氣球降落失事個陣,為咗減輕重量,個位叫博海德嘅先生果斷跳咗落水到,但要知道如果喺一定高度跳落水,始終都會造成骨折、腦震盪之類嘅情況。」

「換言之,康城暫時無人可以確認你身份。」明雲續說出結論。

「所以要將我趕走?定係監禁。」韓湘快人快語。

「我評估過,你危險程度應該唔高嘅,但如果你想要逗留,或者喺將軍澳區活動,我哋就需要你用隻船做擔保,你一有任何危害行為,隻船就收歸我哋所有。」明雲提出條件。

韓湘一副何樂而不為的樣子:「比我想像中文明。」

簡單來說,就跟保釋差不多。

「如果你同意嘅,我就以康城倖存區領導人身份,同你作出呢個口頭承諾。」

「可以。」

「咁Trista,你暫時自由,要出去區外就自便,但我哋唔會提供任何援助。」明雲把門打開,讓她出去。

「你知道佢去咗邊?」韓湘出門前,問。

「理論上全個將軍澳得三個地方去到,第一大本營、第二艾寶琳,第三松木村,祝你好運。」

韓湘步出單位時,看向今夜的明月深深呼吸。

第二段尋覓的旅途,又再開始。

遠在夕鯨國,都有個人正準備返回家鄉。

他正是管理人辦公室中,正忙著翻找防毒面具的王達尼。

「上次飲大咗個陣,到底放咗喺邊……」

他東翻西找一遍後,終於在垃圾桶中尋回防毒面具。

需要防毒面具的原因,是因為要越過海底隧道。

雖然隧道中的毒素自然分解著,但有個面具總會安全些。

行事向來獨來獨往的王達尼,依舊不帶一個下屬,只帶上單車和油燈,就跨區到調景嶺地鐵站下。

出發前,他有交代過自己倖存區一些工作日程,最基本的就是水、電、煤、糧,各種居民日常必需品。

其次,是釀酒廠和煙草廠。早陣子,他花了不少時間精挑細選出,能夠為帶來這些額外收益的員工。那些主要成員都是鰂魚涌倖存區土生土長的人,因而沒有什麼叛變之心。

但最主要的,還是毒品種植場。

王達尼的毒品帝國還處於開荒時期,正所謂萬事起頭難,他需要兼顧的事情極為大量。可惜,毒品市場利潤過於巨大,要是員工監守自盜被利潤蒙蔽眼睛,事情一旦暴露就會造成不可挽回的下場。

如果私釀酒和煙草只是灰色地帶,那製毒肯定就是黑色地帶。

因此,這次他返回家鄉除了要找滿天傳話外,更要帶走自己的黑鼠商團。唯獨那群由零培訓的成員,他才信任得過。

今次,他見識到天環人勢力的黑暗和腐敗,無論尋求合作還是意圖反抗,都是毫不管用。

於是,一個更為龐大盜國的計劃,

就在王達尼腦海中萌生。

凌晨夜裡間,大本營對都會駅商場的橋樑位置,玨牽尼鬼祟地溜入,其步伐輕聲得連大本營守衛都沒能察覺。

最終,他潛入到大本營副長愛紗作寢的房間,然後偷偷睡到床邊,等待明日一早再出發。

為什麼要靜悄悄呢?其實他不過是想給愛紗一個驚喜,沒料到翌日換來的卻是連聲的尖叫,愛紗被忽地現身的王達尼嚇壞之餘,更握起平底鍋往他身上攻擊,直至變成豬頭才放過。

「嗚嗄……嗄……咕……」王達尼捲縮起來。

「你……你幾時返咗嚟嫁……」愛紗愕然地問。

「仲諗住俾驚喜你……」

「你呢啲叫驚嚇啊!」

「哈……M有冇返過嚟?」王達尼回神過來後,第一時間問。

「好似無喎……」

「唔通降落失敗……」王達尼站起,先刷個牙:「我個刷個牙就走。」

「你嗰邊嘅事搞成點?」

「有大麻煩。」

「所以……你返嚟避難……?」

「返嚟搵救兵。」

愛紗抱手,嗔羞地說:「我無話一定跟你去嫁。」

「喔!放心,唔係搵你。」王達尼的一句話,瞬間讓愛紗心情石化。

「……」

「我係要搵「黑鼠商團」。」

驀然,天空下著綿綿的春雨。

「搵還搵,食隻荷包蛋先再出發啦。」愛紗用剛才毆打王達尼的平底鍋,細心煎起一隻蛋。

「但落緊雨喎……」王達尼坐在旁等候。

「咁又點啊?」

「落雨煎蛋?」

「有咩問題?」愛紗問。

「唔係啊嘛……」王達尼皺眉。

「咩啫?」

「唉……」

「你老闆!!!」愛紗直接把平底鍋飛擲到王達尼身上。

21 留言 - “368”

  1. 已經唔記得病港一有冇講,但係點解將軍澳線好似冇病者,大本營、艾寶琳、康城三地唔用地鐵隧道來往,而要用下水道或者行寶康公園⋯⋯

發表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