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1

24 comments

隨著各戰線的展開,我每天都收到最新的情報。

包括,陳一劍的部隊已經推進到香港仔隧道往南的出口,並以交通基建管理有限公司作為戰線的據點,設置了大量木欄柵作為防禦。

另一邊廂,雲梨的部隊經已到達南面,正從奇力山的港島徑二段,試著接近南方領域,暫時未有任何人員傷亡。

薛墊仁雖然話不多,但行動力十足,已經全面控制望南的山路。

相反,富馬史那邊卻好像出現了問題。

因為他多天仍未能領軍抵達,我想要他佔領的深水灣道。

根據傳令兵最新得來的報告顯示,他們的大部隊持續幾天,都仍然在西旅指揮部作戰,是出了什麼問題嗎。

雖然富馬史沒向我求救,但責任就是檢視任何問題的我,還是上馬前往了。

港島北大部份地區,對於正常病獵來說,自由走動基本上沒太大問題,我在牆外的市區遇見病者,只會快馬加鞭回避他們,不作太多無謂的糾纏。

但有些時候,你總得出手解決……

例如在主要道路上,有隻病牙將你阻擋住。

我的做法很簡單,拔出劍傘騎馬斬殺。

來到黃泥涌峽道的西旅指揮部時,天色泛出詭異的血紅。

這赤色的紅霞,在日落時份很少會出現。

沿路我看到滿地都是病者的屍體,富馬史的部隊似乎一路過關斬將,再加上前方有兵刃相交的聲音,特別有戰火連天的味道。

有大量病者的屍體,就自不免有病獵的屍體,他們會被同伴用白布掩蓋住,但我眼下所見,只有約莫三具,損失不是太過嚴重。

途中,有些休息的病獵,就坐在一旁的地上,見我策馬而來,紛紛投來目光。

「會長!?」

我急剎戰馬,向他詢問:「富馬史大病獵喺邊?」

「佢喺前面……最前嘅戰事到……」他指向南面回答。

「前面仲有好多病者?你哋部隊好似攻咗幾日。」我說。

「唔淨止係多病者……仲有隻特殊病者特別難搞……」

「好……我去睇睇。」

又是特殊的嗎。

我再一次快馬加鞭,終於接近病獵們戰吼之處。

在進入深水灣道的長長道路上,二、三十名病獵正激烈地衝鋒,最前排的病獵手持大型盾牌,不斷向前方推進,各式各樣的病者就不斷前來冒犯。

「開盾!突刺!!!」資深病獵高喊。

眾人聽令,盾牌稍為打開一個小空隙,立馬數根長槍刺矛猛烈地伸出!

「唰唰唰──!!!!!」

「三連刺!」資深病獵再喊。

病獵們旋即收回長矛,並且再次刺出三次。

「盾陣!!!」

待最貼近盾牌的病者死後,他們才把盾牌合攏起來,繼續慢慢地推進。

「喝!!!!!!」這裡的戰爭甚是激烈,士氣都最為高漲。

「富馬史大病獵喺邊。」後方而來的我,問。

「係會長!!?富馬史大病獵佢喺最前方……」

「佢一個人?」

「係!」

「點解?」

「因為前面有隻特殊病者……我哋處理咗幾日都唔掂……」

我騎馬繞過部隊們,來到最前方的戰爭點,南風道和深水灣道的迴旋路口,這兒正是我要他們佔領紮營的地方,但如今仍是一個交戰場地。

富馬史他正跟一隻全身燃燒著火焰的病爪戰鬥。

這隻病爪是我曾經在財政司司長官邸,見過的男性病爪。

我認病者,比認人還要厲害。

「嗚嘩唦!!!!」病爪使出凌厲地撲擊,快如電光火石。

單手持矛的富馬史彎身避開一記,撲身閃避又躲開一記,最後看準時機一矛貫穿正第三次飛撲過來的病爪!解決了敵人。

「嗚啊嗄嗄啊呀……」病爪全身放軟。

恐怖而凶猛的行動,伴隨低沉的笑聲中止……

富馬史將長矛拔出,低著身子喘氣。

「富馬史。」我騎馬緩緩接近。

「會長……?」富馬史看向我,並警告著:「唔好太接近宜到……」

「嗯?」

「宜隻病爪……好快就會重生……」富馬史說。

「宜家仲係日落,應該會燒到佢變成灰燼先係。」我說。

「佢唔同……」富馬史這才說出,自己部隊這數天的經歷:「我哋原本已經攻入到深水灣入面嗰堆豪宅到,但我就喺財政司司長官邸到遇到佢……當時我同佢交戰咗幾個回合,以為佢會燒成灰燼而死……結果佢喺灰燼中重生……」

「點解!?」我印象中,上次都有把他燒死才離開。

「佢識得脫皮重生。」富馬史說。

脫皮重生……

「嘎……嗄……吼……嘐嘐……」本應燃燒殆盡的男病爪,其久經燃燒的皮膚下,居然隱藏著另一塊皮層。

那皮層正迅速地擴張,直至將外在傷痕累累、燒成焦黑皮膚脫開。

「咯……咯……」外皮開始牢固不住內在。

「啪咯……!」全身的久經焚燒的舊皮膚,像衣服般脫掉。

「我哋就係因為咁節節敗退……」富馬史慢慢跟他拉開距離,準備再一次地戰鬥:「而佢就一直追擊到宜到。」

「有冇肢解佢。」我問。

「嘗試過,但佢全身復原能力極快,就算完整切開咗……佢斷肢都好快會重生。」富馬史凝視漸漸站起的男病爪。

我下馬,拔出劍傘一同應對:「咁即係……佢係不死者……」

連日光都無法解決的男病爪,我們該當如何應付。

更何況,現在太陽都下山了。

重生過後的男病爪,發出刺耳的咆哮:「吼吼吼吼吼!!!!!!」

繼而,再向富馬史進攻!兩腳躍前,兩手胡亂地揮爪。

「嗖!」富馬史一記會心,刺在男病爪的胸口。

後方的我一劍刺入男病爪的心瓣,他立刻轉身揮爪,幸好我及早閃避。

「唦嘐!!!」男病爪想要襲向富馬史。

我拿起鉤傘,發射鉤抓將劍傘的手柄勾住,再收繩將它連同男病爪扯到面前,然後拔出插於其體內的劍傘,轉身閃到他的面前,快速往脖子砍出兩刀!

24 留言 - “291”

      1. *係咪自殺 141章有提過傑洛曼著西裝 152章有講男病爪著住破損的西裝 不過都係估估下LOL

發表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