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傳

沒有留言

──限定外傳 ‧ 艾寶琳審判者──

世上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傳說。

其中,艾寶琳就流傳住一個。

在大本營之戰剛結束的那幾年,黑色賢者仍未從海底復甦,將軍澳區的安危仍處於一個不明朗階段。

倖存區滿是傷患、建築物受破壞、物資極度缺乏,所以有句說話是,正在戰爭的國會擁有無限資源抗敵,但戰爭之後如果沒能獲得相等的回報,還得是得獨自承受之後的支出。

鑑於大本營為對抗病者的第一陣線,又經常人才輩出,艾寶琳和康城倖存區都略盡綿力支援大本營的戰後復甦。

當時仍披著銘凱身軀的DR.D,有想過趁虛而入,把大本營所有居民吸盡殺絕,但是他很快就打消這個念頭。

先不說少佐拿著棒球棍,二十四小時不眠不休的站在廣場中央指揮。另一個長時間流連在大本營的舊熟人,更是讓他不敢現身。

那個人,正是DR.D過去的助手之一……

「師傅,你點解又喺到?」公仔正急腳步向他。

「無事,都係得閒嚟坐下,你呢?」滿天經常帶住一個箱型東西。

「大本營日日都陷入緊危機,當然嚟幫下手。」

「你可以點幫手?」

「至少,可以幫下佢哋巡邏。」公仔答。

「娃娃呢?」

「喺艾寶琳擺賣緊。」

「艾寶琳……艾寶琳……」DR.D像被觸發靈感一樣,不斷舔著嘴角、不斷說出同一個地名:「艾寶琳……無錯……就係艾寶琳……嘿嘻嘻,可能我對大本營太耿耿於懷,又或者太念念不忘……我都一直忘記咗,除咗大本營之外仲有其他倖存區。」

於是,DR.D就以那飛快的腳步,快速奔馳越過死亡之路,來到艾寶琳國境之前。

待DR.D望見戶戶燈火的艾寶琳後,他又不斷舔起嘴角:「多人到我已經饑餓難耐……嘿嘻。」

DR.D憑著本體矯健的身手,越過了邊境的障礙,並在兩名艾寶琳士兵將要發現之際,從兩腕之間噴出兩隻蠹魚,分別把他們腦髓給吞食了。

「噹噹噹噹噹──」街邊市集的檔主,敲起響鑼。

「埋嚟睇啊喂!」、「大平賣、大平賣啊!」、「各位唔好走寶啦!」、「新奇又有趣,過嚟唔買都睇下喇喂!」

DR.D在茫茫人海的夜市遊逛,瘋狂的眼神從每個人身上掠過,一幻想到熱熱鬧鬧的夜市變得跟大本營一團糟的光景,他嘴角就不禁露出一抹邪笑。

突然,艾寶琳的居民抬起頭來,不知倒數著什麼。

「十、九、八、七!」

「雖然唔知數緊乜,但索性變成你哋嘅死亡倒數嘿。」DR.D閉住眼睛、留在原地,等待眾人倒數結束。

「四、三、二、一!」DR.D猛然睜開眼睛,準備就緒要在夜市大開殺界。

「嘭────!」天上一聲巨響,寶琳地鐵站上蓋射出了一枚煙花。

每年艾寶琳的建國日,皇室都會發射一枚煙花,所以就算艾寶琳居民當晚多忙,到了至定的八時正,始終會抬頭倒數,望那煙花的到來。

在艾寶琳人的眼中,那是代表人類璀璨的希望,證明人類這一年還活著的證明。

如今在DR.D眼中,卻猶如明燈點亮他的思緒。

「只要吞食國王,控制佢身體,艾寶琳所有國民就等同我嘅食物,我何必喺到動武?」DR.D暫時抑壓自己吸食的慾望,轉為前往艾寶琳皇宮。

要潛入艾寶琳皇宮可謂十分之困難,士兵森嚴不用話下,裡頭的路更猶如迷宮,國王所在只有親信知道,但對於DR.D而言,只要兩、三下手勢,就能夠瓦解森嚴的守衛,靠的僅僅是一條蠹魚。

DR.D躲藏在一角盤坐,先從手腕分裂出一隻蠹魚,再控制牠爬上城牆,偷偷溜入嚴密的城艾氏皇宮中。

牠盡量控制蠹魚由天花爬行,以防人類的水平視線發現。

對於其他人來說,要找出一個完美的方法進入皇宮,可能要計劃足足三日三夜,不過思路清晰的他僅僅需要半小時,就將整個皇宮地圖記入腦中,並從中想出一個完美方法潛入。

他先是控制蠹魚將坐在休息房玩女人的將軍控制,蠹魚極速鑽入將軍的口腔和腦袋,只需要七秒左右的時間。

「將、將軍!!?」剛才和將軍大戰的女人,驚慌得從床上摔下。

「嗄啊啊啊──」將軍在床上不斷抽搐、吐泡。

待他雙眼反白時,就意味住DR.D經已全決控制住將軍的軀殼。

見將軍的顫抖稍為停下,女人小聲地問:「將軍你無事啊嘛……」

DR.D遠程控制將軍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那女的殺害,免得走甩風聲。

兩隻粗獷有力的手,緊緊捏在剛才水乳交融的女人脖子上。

「嗄啊……」那女的很快斷氣。

滅口之後,將軍行出皇宮走廊,去到DR.D不久前計劃好的預定潛入路線,用手勢命令在該處看守的士兵退下。

「將軍!」看守皇宮十字廊的四名禁軍,見到將軍馬上敬禮。

DR.D則控制將軍擺出退下的手勢,禁軍一開始並不明白,但在他們問出是否要撤退時,DR.D控制他點頭,禁軍們就聽命離開去。

用同一個方法,花了大約一個小時左右,DR.D就為自己的完美路線,清空會遇到的一切障礙。

當一切解決後,他就控制將軍把自己的頭頸骨自行用力扭斷。

「咔噠」一聲,DR.D的視覺回到本體身上。

「搞掂。」DR.D露出邪氣的笑容。

笑畢,DR.D敏捷地爬上城牆,越過無人看守的路線,俯低身體向前疾奔,像個快速的忍者,一心只想到達皇室最內部,暗殺國王並且取代他!

可是,世事總難料。

在進入國王的王座前,有一條金碧輝煌的長廊需要通過,跑到那裡的DR.D一推開門,就遇到兩名剛才不在的禁軍。

他馬上臉色一變,雙腳跳起就騎到一名禁軍身上,脫掉他的頭盔,再一拳打落禁軍士兵的右邊面骨中。

「你係邊個!!!」另一名禁軍士兵,快狠地以斧槍砍落DR.D後腦上。

「嘿,嘿嘿嘿。」DR.D暗暗發出冷笑,其皮膚表層的冰膜將斧槍黏住了。

「記住我啊!」DR.D舉起死去禁軍的斧槍,毫不留力地砍落第二名禁軍身上:「艾寶琳嘅新國王……」

「噹啷」

DR.D將斧槍掉下,一步一步從長廊慢行向連接王座的大門。

只要推開門,整個國王就將會由自己接管。

但如果說,這兩名禁軍是預料之外的事,那麼接下來的事情,就更加是比意料之外,更加意外的事。

行到走廊一半,王座室裡有人推開大門步出。他不是什麼禁軍,而是穿住貴價的歐洲公子服裝,雙手插住褲袋,姿態優閒地出來。

DR.D停了下來,凝視住眼前身形微胖的青年。

對方長著一張人畜無害的微胖臉,完全沒有任何威脅性,於是DR.D理也不理,殺也懶得了,打算直接經過他。

殊不知,對方卻找自己找碴。

「勸你唔好再行前一步。」

「嘿?」DR.D全身愣住,沒想到連他都想阻撓自己:「低等生物,你講多次?」

胖子攤出雙手,一副不在意的表情:「你試下?」

「嘿。」DR.D踏前一步。

下一秒,強風、黑影、震懾力,全都在一秒之間傳遞到DR.D腦海裡。

「呯」

對方以非人的速度,向DR.D出了一拳。

「嗚……嗄啊……」DR.D掩住被擊中的鼻樑,狼藉地退後數步:「點解、點解……連自動防禦機制都……」

憤怒和不明充斥住腦裡的DR.D,決定不再多想,想要立即殺掉眼前的胖子,於是又再踏前一步,想要一手將他捉住。

可是腳步一越過走廊的半場,就馬上被對方反制,單是一拳就足以讓DR.D感受到何謂天昏地暗……

「呢、呢種力量同速度係……」DR.D辛苦地抬起頭,迷糊的視線用力盯住前方。

眼前胖子的身影,彷彿與某個高大威猛、豪邁矯健的強者重疊住,那個人他永世不會忘記,是個擁有絕對武力,渾身散發住比自己還危險的氣息,單憑一雙拳頭就將他徹底擊敗的皇者。

「無可能……」DR.D擦一擦眼睛,確認眼前的是個胖子無誤:「你係、你係邊個……」

「今晚月正圓、風正涼、蟬兒在歌唱,每個艾寶琳居民都在等待嘅一位傳說。」那胖子揚起嘴角,說出自己名字:「貴華。」

「好……貴華,我改變心意,我決定,要先佔據你身體!」低頭暗暗發笑的DR.D,背部突然破出數十條蠹魚!!

那些老鼠大的蠹魚,一暴露在空氣之外,就視貴華為目標紛紛想要跳到其身上,DR.D當然沒錯過機會,亦都上前進行攻擊,只要抓住貴華身體任何一處就可以。

可是貴華不緩不急的,完全張開了兩隻眼睛,以非人的速度、超越肉眼的畫面、恐怖的反射神經,近乎音速的拳頭將把每下防守和攻擊都做得兼備。

除了捏殺蠹魚外,更和DR.D在長廊持續拳頭戰鬥,兩人在每個角落、牆壁都留下了拳擊的痕跡。

DR.D震怒了。

「一拳!只要俾我打中一拳!」他施盡渾身解數,亦未能碰到貴華一拳。

相反,貴華早已把他身體各處打得崩壞,最後一拳更落在臉樑上,令DR.D完全失去戰意。

「點解……嗄……點解……」DR.D氣絕前,不斷反複地問。

「絕對武力……」貴華臉色沉下,重腳踏碎DR.D腦袋。

「無任何原因。」貴華步出皇宮長廊。

就只是,

單純的速度,

單純的力量。

在皇座室裡的第一任艾氏國王,凝視住自己手上剛才修改簽訂的一份國家憲法,重新拿出來檢閱一次修改了的部份。

「在第一任艾氏國王離逝後,艾寶琳貴族區公民「貴華」將掌有審判權,可自行審判每一位國民的行為,包括艾氏皇室成員及其繼任人。承上,如若任何人引致、間接、意圖、促使艾寶琳王國將近滅亡,可以即時進行「地下審判」。」

「咳咳。」艾氏國王檢閱完畢後,望向那火爐的烈火。

回想起數十分鐘前,跟貴華的對話內容。

「尊貴嘅艾寶琳國王,請問搵我嚟咩事呢?」貴華問。

「我身體唔多好,又好少行出皇宮,但都聽過你嘅傳聞……」坐在王座上的國王,望向眼前半跪下的貴華:「艾寶琳,如同大本營一樣,需要一個英雄秘密咁守護住。」

貴華抓抓頭。

「喺我死咗之後,一定好多人對艾寶琳圖謀軌,到時黑變成白,白都可能變成黑,艾寶琳需要一個地下審判者。」國王徐徐地說出。

「點解係我呢?」

「我雖然好少出皇宮,但我喺艾寶琳嘅耳目多到你估唔到……」國王凝視住眼前的微胖青年,說:「我聽聞過,你擁有非人嘅實力。」

貴華揚嘴:「但我呢種力量,只會用嚟保護一個人。」

「我可以知道,係邊個?」

「國王你諗住動用全國家嘅資源同力量同我搶女?」貴華一臉驚愕,退後幾步。

「唔係,呵呵,只不過想知。」

「佢唔屬於艾寶琳。」

「嗯?咁係大本營定康城……」

「屬於天堂。」

「咳……」

「我只有個條件。」貴華舉起一隻手指,但提出三個條件:「我需要你設立貝果營銷權,要貴族區都可以俾人販賣貝果,其次唔徵收貝果稅,第三放寬個名有「娃娃」兩隻字嘅人嘅入境條件,同埋延長佢哋嘅逗留權。」

「淨係咁簡單?絕對可以,你喺宜份憲章上簽一簽名。」國王寬心一笑。

「合作愉快!」貴華的簽名跟新細明體差不多。

「另外我想問……你應該認識艾康同艾匡……?你覺得佢哋邊個做繼承者,會比較有利,對艾寶琳發展比較好。」國王順便問。

「邊個都好。」貴華轉身,步出大門:「只要艾寶琳瀕臨危機嘅時候,我就會出手。」

「嗯,國家嘅安全,交俾你。」

「即刻幫你處理第一個危機。」貴華小聲喃唸,推開大門出去長廊。

──限定外傳 ‧ 艾寶琳審判者完──

發表回覆